听新闻
放大镜
“5400亩麦田绝收案”始末
2018-08-15 09:06:00  来源:淮阴区检察院

  检察机关恢复重建40周年征稿

淮阴区检察院检委会专职委员、检察综合业务部主任 丁巍

 

  今年,正值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检察机关恢复重建40周年。而我也有幸亲身经历了这个伟大的时代,亲身参与和见证了检察机关在党的领导下,一路改革前行、蓬勃发展的光辉历程。 

  岁月的脚步总是那么匆忙,转瞬之间,作为一名检察人,我从1987年省司法学校毕业进入淮安市淮阴区检察院(时为淮阴市淮阴县检察院)工作,已有整整31年。这期间,我一直坚持在刑检一线办案,直至近几年担院检委会专职委员、检察综合业务部主任,每天直接与案件打交道做事,办理过的案件无以计数。而这其中,有这么一起案件,却让我终生难忘,当年办案的场景,仍历历在目。 

 

 

  时间拨回到13年前—— 

  2005 年 4 月底,淮安市淮阴区、楚州区(现在的淮安区)、涟水县、洪泽县以及、盐城阜宁县等多个县区、总计5400多亩麦田绝收,近1300户农民受灾,直接经济损失达200多万元;其中受害最严重的就是我们淮阴区,受害面积就达 2500 亩。经查,这些受害农户都是因为喷洒了一种叫做“虫病无影”的假农药。 

  这是当时江苏全省发生的最大一起涉农案件,涉及农户之多、受害农田面积之广,前所未有。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尤其是在苏北,广大农户一年的收入几乎全部来自农田的收入。案件发生后,从上至下都很关注,时任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贾春旺、江苏省检察院检察长周振华先后作出批示,要求对此事件背后的刑事犯罪和渎职犯罪进行严肃查处。省市县各级都成了专门处理这起案件的领导小组和专案组,层层督办此案。 

  案件发生的,面对复杂的案情,为准确弄清案件事实,我记得当时主要从两条线做起,一是公安机关会同农业部门主要围绕假农药的来源,受害农户的具体损失进行调查取证;而检察机关自侦部门重点从假药案件背后存在的职务犯罪线索查起。在这期间,检察和公安两家司法机关应该说是并行推进。 

 

 

  经查,几千亩受害农田使用的“虫病无影”假农药,均来自淮安市区赵云所开的一家农药门市部,赵云就是这些农药的总经销;赵云的上家是农药销售商滕荣康。滕荣康将一种过期无效的农药,通过无锡宜兴市益农化工厂进行灌装再生产,最终成了毒害5400亩麦田的罪魁祸首。 

  与此同时,隐藏在背后的刘浩渎职受贿一案也慢慢浮出水面:原来,时任淮阴区农业行政执法监察大队队长的刘浩曾经在案发前,在对农药市场进行检查时曾经发现过有销售“虫病无影”农药,但仅仅对门市负责人处以1000元的罚款而不了了之,并没有及时制止销售,最终导致惨剧的发生。 

  当年9月份,公安机关将赵云、滕荣康等4人以涉嫌生产、销售伪劣农药罪移交淮阴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我记得,当时由于我母亲患癌症住院,我请假陪护,一开始是由时任公诉科副科长的陈军同志受理此案。后来在我母亲病情稍稍好转以后,时任公诉科长的我立即回到单位,成立专案组,直接办理此案。此案不同于一般的案件,案情复杂,涉及几千亩农田、近1300户农户,单单公安机关第一批移交的卷宗就有32册;案件审查以后,公安机关又陆续移交,同时我们又将无锡益农化工厂作为单位进行追诉,最后整个案件仅卷宗就有110册,堆起来就像座小山一样。 

 

 

  由于涉及众多的农户,销售了大量的假农药,为了确实摸排清楚每一户农户的具体受损面积,搞清楚每一瓶农药的去处,那时候我,我们几个人除了下乡走访调查,其余的时间几乎全部泡在了卷宗里,现在想起来,真的可以说是吃在院里、睡在院里,睁眼闭眼都在想如何尽快把案情查清楚。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通过 “生产厂家——中间人——总经销——个体农药批发部——各县区——乡镇个体农药门市部——农户”的路径,以图表化的形式,将整个案件进行网络化分解梳理,一直具体到每个受害农户、每一块农田;为认真核对涉案农药的去处,我们对所有的涉案农药从厂家生产了多少、经销商销售了多少、库存了多少、门市部卖了多少、农户买了多少、喷洒到农田多少、还剩下多少,逐一造册做账,确保每一瓶假农药都有去向。 

 

06

 

  最终,经过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这起备受关注的涉农案件得以圆满结案。赵云、滕荣康、涂建华、刘贞喜四人经多次庭审,分别被法院以生产、销售伪劣农药罪,判处三至八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以相应罚金。同时,身为农业行政执法监察大队队长的刘浩,因玩忽职守罪、受贿罪,被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 

  责任人最终受到了法律的严惩。而对广大受害农户的补偿工作,又是一项直接事关群众利益的事情,更来不得一点差错。刘浩、赵云等人为自己的犯罪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是,与此相比农民的损失真是无法统计。因为亲身参与其中,我对广大受害农户那种看到自己辛辛苦苦种植的庄稼,因为喷洒了假农药而颗粒无收的悲凉与伤心,真的是感同身受。 

 

 

  当时,为了能最大程度保障受害农户的权益,避免发生群体性事件,我们经过调查走访,向上级请示后,决定采取各县区所在地农业部门集体告知权利的形式,通知受害农户主张权利;与此同时,让参与销售假药的经销商向受害农户按照面积多少,预支赔偿款;对所有受害农户,由农业部门会同乡镇干部,逐一核对具体的受害亩数,将赔偿款一一发放到位。现在回想起来,在办理案件中我感到最欣慰的一点就是,虽然案件涉及多个县区、近1300户农户,但由于作了大量细致入微的工作,不厌其烦地向广大群众涉法说理、赔偿安抚,自此自终,没有发生一起集体上访和不良舆情。 

 

 

  案件结束后,我们又给农业部门发出了检察建议,建议农业部门继续做好受害农户的赔偿工作,对受害农田由相关部门采取多次放水排灌、疏浚等方式,进行修整恢复;同时建议定期对农药、籽种等涉农物资销售人员进行培训,进一步强化市场监管,健全信息渠道,扩大对涉农物资与市场的检查范围,最大程度保障农民权益。 

 

 

 

  通过此案的办理,上上下下对检察机关的依法严谨的办案态度、连续忘我的奋战精神、面对复杂局敢打敢拼的劲头,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淮阴区检察院被最高人民检察院表彰为“全国检察机关集中查办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秩序渎职犯罪专项工作先进集体”,我所在的公诉科被上级记集体三等功,我个人被省院通令嘉奖。 (淮安市淮阴区检察院    巍口述/张传杰整理

  编辑:杨杉